? 百億藥業輔仁集團帝國瞬間轟塌 18億資金不翼而飛 | 直銷100
2020/09/24

百億藥業輔仁集團帝國瞬間轟塌 18億資金不翼而飛

一個皇帝被兩個騙子愚弄,赤裸裸地出席游行大典,卻被一個孩子戳穿了真相。

類似的《皇帝的新衣》,也在A股頻頻上演,多不勝舉…

作為河南最大的醫藥集團,輔仁集團曾經風光無限,左手醫藥、右手白酒,市值200多億,堪稱河南醫藥行業巨無霸;

而它的創始人也頗為傳奇,白手起家、做過皮鞋,搞建筑發家后進軍醫藥和白酒行業,成就百億身家,更是蟬聯河南首富;

一文錢憋死英雄漢。一筆6000萬元的分紅,讓輔仁藥業揭開了遮羞布,徹底露出了底褲。

百億財富神話,到如今陷入債務危機,一個分紅的臨時變卦,引來18億巨資的不翼而飛,打開了輔仁藥業的“潘多拉魔盒”:

今年以來,由于未履行法律義務,輔仁藥業被強制執行5次、朱文臣被強制執行9次,被限制高消費11次。

一向牌面不錯的輔仁藥業,何以淪淪落到此番境地呢?

近日,輔仁集團3億債券實質性違約,但在這之前其已經有7.76億債務逾期,再加上股權凍結、訴訟不斷,240億資產前“河南首富”的藥業帝國就此崩塌了?

11月26日,輔仁藥業集團有限公司公告稱2018年以來,因流動性極為緊張,部分融資業務未能及時籌措到債券兌付資金,輔仁藥業集團有限公司2016年度第三期非公開定向債務融資工具“16輔仁藥業PPN003”發生實質性違約。

值得注意的是,這是輔仁集團史上首次債券違約。

數據顯示,9月25日,知名藥企輔仁藥業集團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被許昌市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而就在一天前的9月24日,其同樣被列為被執行人。

時間撥回到今年7月,2019年7月20日,輔仁藥業突然爽約分紅。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中,輔仁藥業還披露有18.16億貨幣資金,如今6000萬分紅竟然拿不出。

被上交所接連問詢后,才曝出賬面現金總額僅剩1.27億元,其中有1.23億受限,實際能調配的只有300多萬元。根據后來披露的半年報數據顯示,公司貨幣資金只剩下1.34億。

18億資金“不翼而飛”,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全部股權遭凍結,市值較今年最高點時蒸發達61億,面臨強制退市風險……隨著危機的不斷加深,輔仁藥業控股股東——輔仁集團創始人朱文臣也陷入窘境:

除了家族另一核心資產宋河酒業面臨停產,大量設備被抵押融資,曾屢次登上福布斯中國富豪榜和胡潤富豪榜的朱文臣,其身家也從120億急速縮水到成為“老賴”,2個月之內被列入限制高消費名單超過11次,不復巔峰時的輝煌。

“老子故里,河南鹿邑”!

在鹿邑當地,朱文臣的名字可謂是家喻戶曉。

朱文臣1966年9月生于河南鹿邑,在鹿邑老家,關于他發跡的故事有很多種版本,難辨真偽。

古人云:殺人放火金腰帶,修路建橋無尸骸!

不過,這句話放到現代應該反過來,修路建橋蓋房子才是致富的康莊大道,中國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多少億萬富豪和這個行業千纏萬繞,所以說為什么說人的能力不一定是第一位的,能否抓住時代的脈搏才能決定你是不是能夠站在風口上被吹起來。

而朱文臣的發家也與建筑有關,他年輕的時候在一家皮鞋廠上班,通過建筑承包積攢了人生第一桶金。

1993年,朱文臣率朱氏兄弟創建了河南三維藥業有限公司,開始了自己的商業征程。

兩年后,朱文臣開始籌建河南輔仁藥業集團有限公司(即輔仁集團),該公司最終于1997年才正式注冊成立。

輔仁成立之初,行業正面臨著90%以上的藥品都系仿制的現狀,自主研發的大普藥尚未被龍頭藥企們關注。

觀察到這一趨勢后,朱文臣敲定了輔仁的成長路徑,那就是以產品為圓心,以兼并為半徑,不斷擴展輔仁的商業版圖。

2001年,輔仁兼并了河南焦作懷慶堂有限公司(后更名為河南輔仁懷慶堂制藥有限公司)。這次兼并不僅使輔仁擁有了凍干粉針劑、水針劑兩個西藥藥劑,更使輔仁擁有了西藥生產資質。

同年,中國白酒業開始大面積復蘇,而作為河南老牌酒企–宋河酒業卻跌至谷底,年銷售收入從輝煌時期的6億元降至不足1.5億元。

不得不說,朱文臣不同于一般的創業成功者的是,這位首富和河南省前任首富思念系老板李偉相似,在資本運作方面是一把好手。

其中最出名的兩個例子,同樣也是朱文臣企業發展的轉折點。

一個是2002年輔仁藥業以承擔債務、注入資金、收購股權的方式介入宋河,并最終以85%以上的股權掌控了河南省最知名的白酒品牌宋河。

要知道,宋河在河南當地可謂是家喻戶曉,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一家名不見經傳的鄉鎮企業,蛇吞象般將擁有千年釀造史的大酒企納入囊中,這樁兼并大案一時間引發無數關注,輔仁集團也憑此強勢進入公眾視野。

2006年,宋河酒業以6.8億元的銷售額達到成立以來的巔峰,2009年更是前三季度就已提前完成了全年20億元的銷售目標。

還一個關鍵的例子是2005年輔仁藥業通過股份加資產置換受讓茉織華持有的ST民豐股份,同年9月20號,證監會通過此次交易,ST民豐正式更名為輔仁藥業,至此,朱文臣的財富夢想打開藍圖,開始徐徐圖之。

也正是這次輔仁藥業成功通過ST民豐借殼上市,讓朱文臣的個人資產隨著公司上市大幅飆升。

2005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朱文臣家族以近9億元的財富上榜;2012年,朱文臣更是憑借76億元身家位列胡潤富豪榜第166位,成為河南首富;第二年,朱文臣蟬聯河南首富,家族財富上漲至85億;

2018胡潤百富榜顯示,朱文臣的身家達到120億元;2019年8月,又獲2019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榜第2057名。

不過,成也蕭何敗蕭何!

公司業績和個人財富大幅攀升的背后,朱文臣當初用大舉并購打通產業鏈戰略的副作用也開始顯現。

數據顯示,輔仁旗下所控股的企業數量已達65家,涵蓋制藥、酒業、電子商務、生物技術、地產、投資管理……

2017年斥資78.09億元吸收合并開藥集團,這一事件也成為了2017年A股市場最大的藥企并購案。

眾所周知,做創新藥是一個投資高、周期長的項目,5年以上的研發時間往往帶來極大的不確定性,這需要藥企具備極強的資本實力以抵御不確定性帶來的風險。特別是像動輒“以小搏大”拿下龍頭型企業的輔仁,收購 + 研發雙重“燒錢”壓力之下,其流動資金緊張程度可想而知。

進入2019年,輔仁系資金黑洞再難掩蓋,今年一筆6000萬元的分紅無法按時發放引發投資者關注;6月以來,輔仁藥業密集發布了多達18份控股股東股份凍結公告,債權人或最少涉及7個省市;8月19日,輔仁藥業公告表示,公司及子、孫公司的部分債務出現逾期,本息合計金額為7.76億。

曾經的河南首富、輔仁藥業董事長朱文臣,也由于涉及民間借貸糾紛,如今正面臨著債務纏身等諸多困境,甚至多次成為“老賴”。

自2019年5月以來,由于未能清償欠款,輔仁藥業已被強制執行5次,朱文臣本人被強制執行的次數更是高達9次,被限制高消費11次。

“河南首富”的藥業帝國一夜崩塌。

“蔣東文”點評: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大廈將傾非一木所支也,負面纏身的輔仁集團仍需真切的拿出實力向公眾證明自己,度過這個冷冽的經濟低潮。

黔驢技窮的朱文臣,還能靠什么翻盤呢?

修合無人見,存心有天知。藥者大成,貴在精進。

如何逝去浮華亂象,找回初心本真,拷問著朱文臣,同樣也拷問著類似的企業和掌舵人。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責編:liuxinyue)

關注直銷100官方微信公眾賬號:搜索“DS100”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址 平指什么生肖动物 深圳风采56期开奖查询 十一选五技巧和口诀 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360 赚钱软件一元提现 河南22选5历史开奖号码 真钱手机客户端棋牌 广东好彩一开奖历史 荣立通配资 广东11选5技巧有哪些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位置富豪配资 青海快3今天开奖查询 股票行情在线分析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贵州快3 40期走势图 棋牌类游戏单机